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蝶梦庄生

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

 
 
 

日志

 
 

2016年11月15日   

2016-11-15 08:5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蝶梦庄生 2016-11-15 02:34评论(0) 2016年11月15日 横塘深处听惊涛 《横塘集》是南粤诗人邹优添继《青萍集》之后的第二部诗集。  诗人承接了在第一集中已经形成的写作风格,将笔触伸向广阔的社会层面,伸向隐秘的内心世界,营造出一个自由表达的空间,即所谓之“横塘”。按作者自己的说法: “野陂横塘者,名非蓬莱方丈,不见于《水经》; 量非云梦洞庭,不达于天河,寂寂乎江村野郊, 王孙佳人过而陋之,更遑论海童巡游,冯夷倚浪矣。” (见《横塘记》) 然而,当我们走进这方陌生的横塘时,可以发现这里并非一个与世隔绝的精神乌托邦,而是一个可以倾听呐喊、接受心灵洗礼的处所。 作者三十出头,正英姿勃发,与所有七〇后的年青人一样,对生活有执着的追求,对前程有美好的憧憬。 “新月一杯斜掌中”(《 塘边》)是何等浪漫,“半随细雨半随风”(《 春阴》)是何等洒脱!“行来多会意,何必辨西东”(《 秋野之二》)不遮不掩地表明了自己的人生态度。照理说,持有这种豁达性格的人应该是外向随和的。然而,人生的波折、社会的变革使他逐渐成熟起来,诗人笔下的世界繁复多样甚至有些老气冷峻。 幸哉盛世尽察荃,处处欢歌乐震天。 惭愧书生无所长,聊除鬓发也过年。 (《元旦剪发》) 一路云低春树晖,依稀山脚鹧鸪飞。 谁人得似诗人兴?报纸遮头荷雨归。  (《雨归》) 一个涉世不深的青年诗人何以变得如此淡漠呢?在 《生日自咏》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飞飞燕子柳间梭,又得春风新岁多。 草木知心千里发,诗文淬剑百回磨。 从来虚梦迷蕉鹿,更赴瀚沙走骆驼。 一首新诗欣自足,声声和雨慢吟哦。 “虚梦迷蕉鹿”、“瀚沙走骆驼”这一组倒装句道出了他的艰难处境,“草木知心千里发、诗文淬剑百回磨”记录了他屡次遭受的折难。于是诗人发出了“鱼寮谈坐久,暂与世尘违”( 《春暮》)的感慨,决心找寻“浩荡古风泽,高魂相接游”(《 游乌镇之二》)的去处。 这“古风泽”即作者向慕已久的“横塘”,诗人可以“请自春风脱身去,云空万里任高飞”(《 自动退出诗词学会有吟》)了。 作者在《横塘记》中写道:“侧坐莓苔垂纶者,黄发心事随波无痕。”他到底有哪些“心事”呢? 首先是是对社会底层的广大民众的同情。在获知河南新密企业工人张海超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职业病但不为当地政府部门所信无奈开胸以求验证时,诗人写道: 粉尘滚滚莫遮拦,塞肺沉沉负万山。 求告长官全不信,剖开带血请来看! 在看到贵州罗甸贫困山区代课教师李兹喜工资每天玉米一斤年薪不足三百元的消息时,又写道: 未得翻身已白头,校园冷月锁春秋。 位卑无望公家席,薪薄奈何玉米粥。 雨点寒衣浮瘦骨,灯笼官宴泛膏油。 东风漫道多潇洒,肯送残羹一到否? 还有,在获知珠江三角洲地区每年四万多根民工手指因工伤被切断时更是欲哭无泪: 孰知断处痛连心?坠地哀嚎泪满襟。 长伏车间尘滚滚,怎防轮下血淋淋? 鸿图又展三千里,赔款难追几两金。 纵握成拳亦无力,弥愁春籁黯喑喑。 《成都居民唐福珍自焚以死抵抗当地政府野蛮拆迁后被定性为暴力抗法》、河北永年某中学校舍遭雪压塌多名学生死伤而政府办公大楼竞相豪奢》、《山西疾病控制中心采用假疫苗致使近百名儿童死亡而相关责任人安然无恙》、《海南全省暴雨多村镇淹没数百万民众受灾》等篇什,无不吐露出诗人对劳苦大众的怜悯之心。 接下来是诗人对自然环境受到破坏、经济建设发展失衡、社会分配不公秩序不良等种种现象的忧虑。在《过某工业园区》时写道: 东风惨淡暮云长,机器声岑空厂房。 桃树不知人去尽,依然覆锦发春芳。 在《过某别墅小区》时写道: 鳞鳞别墅去无涯,漫带蝉声烟柳斜。 户户门扃人不见,南风闲落满庭花。 “沉浮多少江湖恨,二十年来尽此声”(《夜雨》),极写所受忧虑时间之久;而“怕见明晨新报纸,神州何处又山崩”(《暴雨连夕》),突出忧虑笼罩之深。 在“如是我闻六十则”中,这种忧虑则转化为满腔怒火,表现得更为强烈甚至直白无漏,近乎违背诗贵含蓄的要旨。“如是我闻六十则”是作者从媒体上搜集来的令人揪心的六十则新闻,仅诗题就一针见血点出要旨所在,诸如《郑州革命烈士陵园被拆除用于开发商品房》、《四川乐山公司老总要求新入职员工钻人胯下》、《上海交通执法部门以路人有难为饵诱导私家车司机助载再罚以非法营运》、《杭州纨绔子弟胡斌夜晚飙车撞死青年谭卓而当地交警勘定车速仅为七十迈》、《山西矿难多家新闻媒体记者收矿主贿赂而封口敛声》、《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多所高校教师抄袭论文学术造假》、《广东英德某政府变卖当地中学校舍以建商品房》、《官员后代河北大学内驾车撞死女学生嚣张至甚》之类,许多曾在报章网络上掀起漫天风暴,诗人旧事重提,忧患之心可见一端。 如果觉得这些新闻题材类的诗歌有现捡现卖的嫌疑,那么诗人身受所历的,又别有一番风味。略举几例: 冬风劝酒思悠悠,说到园丁即自羞。 谁剪雄心桃李梦,漫成白首稻粱谋? 剩余朽木堪焚火,升去高官好沐猴。 此恨此时无泻处,紫荆簌簌碎街头。 (《重逢昔日中学同事言及教育现状愤懑有成》) 诗人有过从教的经历,对教育失衡有着切肤之痛,对应试教育的弊端了然于心,而心中块垒难以消除,满腔怨恨无处诉说! 嗷嗷群怨沸神州,弱管能驱几许愁? 盛世偏熙文字狱,贫民怎耐稻粱谋? 若非权杖争私欲,何畏书生论自由? 青史还惊盱目处,依稀殷鉴在前头。 (《作家记者著文报道政弊频遭公权拘捕》) 这首诗写某些地方民怨沸腾,而权势们却动辄以文字狱压制社会舆论。诗人拍案而起,率性发问:“若非权杖争私欲,何畏书生论自由?”其胆识可见一般。某些地方为维护稳定采取一些非常措施,但在诗人看来只要是不通民情、不达情理的,他都敢说敢问。 如广州市在亚运期间规定市民购买刀具须实名登记,对此诗人予以嘲讽,说出老百姓想说而又不敢说的话: 盛世花同盛会开,祥云苒苒净尘埃。 奈何倜傥凌凌漆,搔断头皮难进来。 再接下来,是作者对官场腐败现象的厉声斥责。这些诗篇或挖苦讽刺,或揭露抨击,笔锋指出,痛快酣畅。 又见官车次第来,穷乡平地滚尘埃。 棉衣虽敝堪遮体,米酒偏酸犹暖怀。 阔步声随泥径响,欢颜笑逐荜门开。 农家更有千万幸,同上今宵电视台。 (《政府要员下乡送温暖》) 首联写官员下乡,兴师动众,气势夺人。颔联写官员所送之物微薄低劣,无益民生,送温暖无非敷衍而已。颈联中官员趾高气扬与百姓强装欢颜形成鲜明对照,讽刺意味十足。第七句埋下悬念,结句抖开包袱,令人沉思默想,啼笑皆非。 《岁末见感》中“庙堂日日新闻好,又指霜花作绣花”一联,讽刺新闻媒体无视事实,虚伪作秀,可谓入木三分。《公款旅游》中“逍遥有处莫惆怅,便拟明朝登月球”一联,露公款旅游者挖空心思,巧立名目,不惜耗费国家财力。 《城市建设拆迁》中“塞外风光人说好,明朝便拟拆长城”一联,更是以夸张手法,刻画房产开发中官商勾结、胆大妄为的嘴脸,令人叫绝。 当然,诗人并非天生一副反骨,其实他也是爱憎分明、热情奔放的,只是他非常吝啬,没有犬儒们阿谀奉迎的本事。但到了该赞美颂扬的时候,他也有出色的表现。 三军同日放声悲,万里山川失翠微。 巴蜀已哀逢大劫,苍天何忍续淫威? 纵输绝壁风云志,不尽丹心冰雪梅。 记得英雄埋骨处,春来映秀遍芳菲。 (《成都空军某部队直升机运送救援专家撤离汶川映秀灾区时不幸坠毁,机组人员悉数牺牲,赋此志哀》) 岭南岭北尽茫茫,壮士无畏暴雪狂。 铁手翻天天作路,戎衣滴汗汗为霜。 饥餐大野白冰水,笑指千家红火光。 倦眼遥开人迹处,腊梅树树发春香。 (《二○○八年春季以来长江以南多地暴雪成灾中断水电,公安军兵不顾险阻奋力抗灾感人至深》) 这种赞颂来自诗人肺腑,真诚而热烈,连“腊梅”也为之动情! 还有,诗人对国家面临的困难、人民遭受的自然灾害、社会转型带来的弊端,也有清醒的认识,他并不是一个事不关己的观潮派。 横雨斜风六十年,众流稳载大航船。 山云如画依篷外,星月争辉跃桨前。 顽垒应须雷电击,宏图莫使蠹虫捐。 (《国庆六十周年感赋》) 万方多难几时休?苦恨春来欲白头。 湘雪曾胶风瑟瑟,蜀猿又哭泪啾啾。 哀喑天地纵为梏,愤激苍龙岂可囚? 喷薄还冲朝日起,腾腾五彩耀神州! (《二○○八年春季以来,国家屡遭雪灾、地震、台风、洪水诸多大患,感愤有作》) 而且,这一思想主线贯穿在整卷诗集之中,即使那些吟花咏草、模山范水的篇什也不例外: 子规声声唤不回,落英扑扑竟成堆。 凝枝几度冰霜虐,舒蕾三春草木晖。 若认天香路迢递,当知果籽瓞葳蕤。 他年树下缤纷雨,红紫相迎燕子归。 (《落 花》) 泛泛将何极,苍苍一望赊。 江云连商埠,岸树耀灯花。 风惬悠扬曲,岛深富贵家。 应将丰饶意,流载遍天涯?   (《船游珠江》)     “惟歌生民病”是千百年来形成的中华诗词优良传统,它延续一代又一代,现在传承到了七〇后、八〇后的共和国新生代,我以为这是诗词之幸、民族之幸!我为之鼓与呼!我与邹先生相识不久,诗作也是初读,就写了这些粗浅的看法,说出来就教大方,也算是对《横塘集》出版的祝贺。 添加新评论 暂无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